海中人——海南中学校友会(深圳分站)
 
海中人——深圳海南中学校友会 海中人 | 在线地图 | 友情链接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深圳市海南中学校友会,是由在深圳市工作或居住的海南中学校友自愿组成的社团组织。
本团体的宗旨是:促进校友联系、交流与互助,继承和发扬“尚德、睿智、唯实、创新”的校训精神和优良传统
我们的QQ群——
16976336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智慧如诗味酽如茶:吴再和他的诗意世界

文字 〖 〗 

智慧如诗味酽如茶:吴再和他的诗意世界
2007年07月14日22:13


吴再


  编者按:深圳特区报2007年7月14日星期六在《今周特稿·人物》版以几乎整版的篇幅刊登了该报记者对海南籍著名作家吴再就他的近作《智慧如诗》的专题访谈,本网此前曾经两度刊文介绍吴再和他的诗歌。现转载《深圳特区报》专访,供大家阅读和了解。
  
  诗歌、杂文、短信文学、清言、格言、顺口溜、俳句、语录和批注乃至魔鬼词典等多种文体的交集,是它们的公约数,是它们的杂交改良品种,是主智诗歌的发扬光大……这是深圳作者吴再对他首创的“智慧诗”的解释。
  
   “如果说当今诗坛正在走向没落,我愿意做这文化沙漠中的一株仙人掌。”这是吴再对自己执着的诠释。他坚定地憧憬着———从自己生命中汩汩流淌的这种崭新的表达,或者称为一种崭新的文体———智慧诗,一定会如禅偈,如酽茶,倾入现代都市人的生活。
  
  以诗歌表达生命
  
   “雄鹰
  
  你的翅膀托起了日月
  
  目标不过是一只小鸡”
  
   “羔羊的烦恼
  
  没有狼的地方
  
  青草早被吃光了
  
  有狼的地方
  
  同类早被吃光了”
  
  书中,吴再的这些创作言简意赅、妙趣横生,嬉笑怒骂、包罗万象,涉猎扫描了社会的方方面面:大至政治经济文化,小至个人生活、行为方式,均从他独特的思考角度观察,从他独到深刻的观点进行解读。在约定的会面到来之前,我们甚至有些隐隐的揣测,对生命与生活如此敏感而通达的一位诗人,到底是何许人也?
  
  直至坐在吴再对面,才发现面前的这位中年男子安稳淡定,条理清晰的表述以及语速,让人觉察不出一丝一毫作为诗人的激情澎湃,也一点没有显露出作为一位思想者的忧郁。如果不是在此之前拜读过他的大作,对他的身份有一些了解,我们可能会误会,这些可以令人莞尔之后且沉思的诗句,是否会是面前这个四平八稳、彬彬有礼的中年人所写!
  
   “我就是一个用智慧诗作为表达方式的记录者。”吴再"1992年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毕业之后就走进了媒体,先后在多家媒体从事新闻工作和高层管理工作。2000年,时为《海南日报》记者的他完成了45万字的《词谏》,指出《现代汉语词典》这本享誉中外的权威词典的错误与遗漏达100条暨5000处。他笑称,那时他表达的是一个年青文字工作者的“愤怒”,是个愤青。
  
  正是源于对文字的浓厚兴趣,吴再对文字创作的方向逐渐偏向于凝练、精辟,而由于他本人所赋有的思想性,他的文字开始富于启发性,引人深思。智慧诗的最初的模式开始清晰地闪现在吴再的脑海中———短小精悍的言语,生动形象的表意,入木三分的洞察……
  
  正如所有的文学爱好者一样,创作的激情被点燃后就如同燎原的野火般不可阻挡。2001年,吴再一下子就写出了近千条类似的文字。他把自己准备将这些文字出版的想法告诉了自己的学生——北大一位文学研究生,让他提出意见和建议。“这些东西我似曾相识,与培根的励志格言基本的表达方式是一样的。”学生面对吴再这些貌似手机短信集锦的册子,很直接地把自己的否定意见表达了出来,这种评价直接把吴再从赤道丢进了北冰洋。“在此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绝口不提出版智慧诗的事情。”吴再说,年轻人的这个评价极大地摧毁了他的信心。
  
  其后的一年,他几乎远离了曾经让自己热情奔涌的创作,“我心里在想,但恐惧却让我碰都不敢碰。”直到一年后,吴再坐在办公室,看着窗外暮色四合,内心的感慨让他一口气写了66首短诗贴到了单位内部的BBS上。未曾想,第二天上班,发现一位做美编的同事在阅读完这些文字后,迅速回复了“你真棒!”几个字。“是这幅帖子成就了我今天的作品。”吴再说,人的脆弱与坚强其实有些难以琢磨,这个看似简单的奉承却让他突然找回了信心。后来想想,吴再觉得那也就是给一直压抑在内心的热情找了一个复苏的理由。随即,创作的激情又如同大河奔流,于是就有了这上下两册,从几万首作品中精选的五千首合集的《智慧如诗》。“我的书付印后,我送出的第一部书当然就是给那位同事。我在书扉页上写了一句:没有你,就没有这本书!”。
 
智慧如诗味酽如茶:吴再和他的诗意世界
2007年07月14日22:13


  
  
  传统文学的革命者
  
   “在现代这个物质时代,我们其实都是病人,而写作和创作对我而言,是一个自疗的过程。我的诗,不仅是用来读的,更多的成分是用来想的,这也是我将自己的作品称为智慧诗的最大原因。”吴再认为创作智慧诗在他看来是一个对生活作交待、作了结的过程,没有激情澎湃,没有冥思苦想,“我的写作过程充满安详和宁静。”
  
  吴再说,“作为一个媒体人,自己去过太多地方。在北京火车站,看着混乱的人群,心里只有恐慌:中国的城市,随处都是焦灼不安的人。”他说,他始终以一种宗教般的虔诚面对他的写作,在目睹了喧嚣、浮躁甚至愚昧后,他毅然放弃了移民国外的机会,选择了用智慧诗去拯救他的梦想!“因为,在这个喧嚣的时代,内心的宁静,恐怕是人类最大的福址!”
  
   “一个充满了智慧的民族,一个充满了诗意的国家,和谐就如同水到渠成般如期而至!”吴再毫不怀疑自己作品的现实意义。一位读过吴再作品的文坛前辈评价吴再和他的作品时说“(吴再)就像一个独行者,默默走在一条唤醒麻木、拯救灵魂的路上,寻找一个被权钱伤害的群体的归宿,寻找一个被浮躁淹没的失落的天堂:那个天堂,处处是智慧的花果,处处是诗意的栖居。”
  
  吴再称自己之所以会选择这种文体作为表述方式,是因为想尝试作为一种新文体将传统的诗歌解脱出来。吴再说,当代诗歌作品,偏长的结构、受翻译体影响的诟病和缺少诗意与新意的状况一度将当代诗歌挤压到了非常有限的群体和圈子,既不利于诗歌创作者自身的发展,也不利于诗歌作品的传播。“当代诗人和诗歌都把自己捆死了,我们需要解压,需要放松。”说这话时,一直松弛地靠在沙发抱枕上的吴再挺直着腰板,眼镜片后目光炯炯。
  
  要么共鸣,要么争鸣
  
  任何一种新生事物的产生总是难逃非议和责难,吴再的智慧诗也是。在他推出作品之后,不少网友表示支持,同时也有为数不少的质问声,甚至有网友将智慧诗与“梨花体”相提并论,大家声讨。
  
   “要么共鸣,要么争鸣”,面对质疑,吴再异常冷静。他说,自己的作品远离文化强权,杜绝空洞的说教,完全是对生活的认识和再认识。通过对读者意见回馈的分析,吴再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创作方向和发展路线。
  
  中国幽默文学大师刘齐先生在潜心攻读后,向阅读界发出了言简意赅又字字千钧的鉴定:大作极精彩!中国发行量名列前茅的《杂文选刊》执行主编李君意味深长地指出:还会有很多人这样说的!人民日报主任记者、副刊主编徐怀谦激动感叹:阅读吴再的诗歌,让我想起了五四运动时期的北大精神!
  
  媒体同仁宣称要把吴再关于传媒的系列智慧诗打印出来装裱贴到办公室里,“让同事们看看真正的新闻秘诀”。20年前研究过汉语新诗的孔教授说:“吴再的智慧诗大俗大雅,老少咸宜。语言功力非凡!非常人所能为!”让孔教授倍感高兴的是,他正在就读高一年级理科班的儿子平常不爱读书,但竟然在毫无推荐的情况下,一个人在家里捧着《智慧如诗》读了一个下午!
  
  吴太太的一位律师朋友拿到书后,一口气读了两个小时,然后悠悠地说:“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厕所读物!耐看的东西才被我看中放到厕所里慢慢地看!”
  
   “智慧诗适合于浴后着睡衣,在优美的轻音乐背景下,卧于宽床之上,饮小咖啡,慢慢品琢。”吴再的一位朋友说自己某日半夜醒来,翻开智慧诗,一读到天亮……
  
  著名作家马长山先生在读完吴再的《智慧如诗》后,更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在天涯社区发表长文由衷地表示:可以说,吴再先生的《智慧如诗》尤如一座智慧的高山,需要我们付出艰苦的努力进行攀登。这是一本智慧之书,它的问世,标志着汉语哲理诗歌又一座山峰的耸立。对它的意义不能低估。
  
  而对如潮的赞誉和质疑,吴再说,自己已经不会像从前一样大喜大悲,“我已经明白自己的作品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所以我内心不再像刚刚尝试时那样患得患失,自然也不太会被人们的评价左右!”。
  
  吴再说,现在的他创作几乎已经和呼吸一样成为生命中的自然和必须——就在新书出版的这段日子里,他又新写了几百首,“希望能在明年初再版的时候收录进去……然后,“云游四海,广结善缘,行万里路,写万首诗。”

来源:海中人 2008-12-01 23:24:50

 
 
 
海中人——海南中学校友会(深圳分站)
  HaiZhongRen.com(海中人——深圳海南中学校友会)
电子邮件:xiaoyouhui@haizhongren.com 校友QQ群:16976336
Copyright© HaiZhongRen.com All Right Reserved. Shenzhen Hainan Middle School Alumni Association. 广ICP备07013494号